信阳再曝官员别墅后,谁敢说禁酒令不是做秀?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4-10 11:52    次浏览   >

  昨天的《中国青年报》报道说,位于河南省东南部的国家级贫困县??商城县,也建起一处豪华“官员”别墅群。别墅富丽堂皇堪比信阳“最牛别墅群”。在这全国已经为数不多的国家级贫困县,县“四大班子”副科级以上的官员也已率先过上了幸福生活。拥有建房资格的副科级官员只需花费2万元左右,就取得了价值十七八万元的建房土地(当时的地价,现在地价已经上涨到几十万元),且是农民赖以养家糊口的良田!
  这篇文章真有些不知该从何写起了!
  说到河南省信阳市,有两个词是极为有名,深印国人脑海的。按网络窜红的先后顺序,一个是“禁酒令”,另一个是“豪华别墅”。两个词不仅性质不一样,红透网络的原因也大不相同。“禁酒令”一词是行为主体的有意宣传,借助便捷通畅的网络和吾等好事网民之手口,而终于唱响天下的;“豪华别墅”一词却是行为主体百般隐瞒却被一些好事者借诸网络媒体给捅了出来。
  很明显,一个是主动的,一个是被动的。从行为学的角度分析,如果说可能做秀的话,只有主动的一个存在这种可能。虽然当地官方绝对不会告诉我们他们的动机或者主观意图是什么,但是,我们可以从后一个词持续发热、出现频率越来越高这一事实,反证出前一个实乃不折不扣的做秀。
  今年七月份,曾有一则消息让国人跌破了无数眼镜:河南省信阳市国土资源局以集资建房的名义,让11名处级官员,以成本20万元住上了市场价高达200万元的别墅,民众称其住所为“最牛处级官员别墅群”。
  更牛的是,案情被公开爆光后,涉案官员遭到的“严肃处理”竟然是:责令写出深刻检查,给予负责人行政警告处分,责令每户补齐应缴房价款(20万都没有缴齐),定性为“严重超面积集资建房”,通报全市??仅仅一次“深刻检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享受其“运作”成果了。
  更更牛的是,在媒体的追踪下,信阳“更牛副厅级别墅群”也浮出了水面(7月22日《?望东方周刊》报道),84888特马。具体内容已不屑去说它。
  更更更牛的是,商城县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也建起了只有“经济发达地区”信阳市领导干部才建得起来的豪华别墅!
  不知还会不会出现更更更更牛的消息,估计也是值得有兴趣的人期待的。信阳市各地层出不穷的豪华别墅,难道对其引以为豪的禁酒令,不是一种间接的否定?
  印象中,信阳雷厉风行地实施“禁酒令”,要求“公务人员严格禁止在工作日中午饮酒”时,得到老百姓的广泛支持。后来看到“禁酒令”实施半年节约4300万元,由此也引来了企业界和法学界关于“禁酒令”是否违法的争论,也曾为之击掌称赞。今年3月份,信阳市纪委、市委组织部又联合发文,对禁酒令作了修补和完善,“禁酒令”似乎成了“铁律”。
  可惜好景不长,“豪华别墅群”报道不期而至,把“禁酒令”塑造起来的信阳干部队伍形象瞬间冲刷得荡然无存。原以为信阳豪华别墅只是市里个别现象,现在又到了国家贫困县商城,人们更是看清了一些隐藏在深处的腐败现象和官员的不作为、乱作为等问题。
  当时禁酒令反映出来的从严治吏,终于被还原成一场实实在在的做秀!
  俗话说“一肥遮百丑,四两拨千斤。”如果不是媒体把豪华别墅给捅了出来,只怕这禁酒令还把当地某些领导干部的脸贴得金光闪闪的。
  深入学习贯彻科学发展观活动就要开始了,不知有关领导同志准备好了没有?